当前位置:利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资讯【权威观点】张蕴岭:新时代需要新的权势转移
【权威观点】张蕴岭:新时代需要新的权势转移
2022-09-23
本文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际研究学部原主任、山东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张蕴岭在“2020年度国际形势研讨会”暨“世界知识论坛2020”上的主旨发言。从未来世界发展的大趋势看,由一个大国主导世界的时代难以再现。权势转移的新含义并不是由一个大国再传给另一个大国,因为权势会分化和分解,体现在多个层次:基于国家的权势分化,走向“多体化”,一是更多国家参与,这种参与,有些是通过自身的能力,有些则是通过制度性的参与;再则,看待权势不能仅看国家,还有非国家实体的权势。本文约2400字,读完约6分钟张蕴岭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际研究学部原主任山东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当今世界,人们最关注的问题之一是权势(power)转移的问题,核心则是:转移什么和如何转移。这两个问题也正是当前最为热门的话题。如今,美国的权势衰落,在几乎所有有关权势转移的话题中,国际社会都盯住了中美两国。美国是当今世界的霸权国家,特别是冷战之后,美国一家独霸,而中国被认为是在美国之后综合实力最强、最有潜力成为对世界拥有主导性权势的国家。因此,在很多分析人士看来,中美对决就成了权势转移的主战场,成为影响世界格局和秩序走向的主线。于是,就出现了“修昔底德陷阱”理论,即权势守成者绝不会容许挑战者上位,因此,美国压制中国是美国的必然之举。由此认定,中美陷入了“新冷战”,甚至还可能发生热战。在此情况下,世界其他国家必然面临着选边站的问题。在我看来,我们需要换一个思路来思考权势转移的问题。首先,我认为新时代权势转移的内涵与形式变了。从未来世界发展的大趋势看,由一个大国主导世界的时代难以再现。权势转移的新含义并不是由一个大国再传给另一个大国,因为权势会分化和分解,体现在多个层次:基于国家的权势分化,走向“多体化”,一是更多国家参与,这种参与,有些是通过自身的能力,有些则是通过制度性的参与;再则,看待权势不能仅看国家,还有非国家实体的权势。所谓非国家实体,主要是指国际与区域组织,大公司集团,以及有影响的社团。同时,传统权势的体现主要是国家的硬实力和与之相应和的软实力,在权势分化与分解的情况下,国家也许不能集权势于一身。就美国而言,其实,美国所体现的主要不是自身的衰落,而是权势主导地位和控制力的衰落。一则,美国付不起维持霸权的代价,同时也没有能力再号令天下;二则,世界变了,“历史没有终结”,变得多样性、多中心,美国面临的是群体崛起的竞争。新时代,权势转移不等同于权势替代,而是结构的改变,权势由过度集中向分散化转移。在此情况下,如果美国所关注的主要是由其领导和创建的规则和体系不被颠覆,那么与竞争者就会有更多的共同话语权,因为捍卫体系的稳定、遵守基本规则也是后者也同意的,并且是符合其基本利益的。后者所要求的主要是调整与改革,能够反映其基本利益,这样的调整,一是必要,二是对大家可能都有利。在此情况下,正如不少人建议的,美国应该承认他者力量提升和诉求增加的现实,放下霸权的思维和身价。对美国来说,痛快地接受这个现实并不容易,做起来也不舒服,但存在达成国内政治共识的空间,也符合美国公众希望把资源更多用于国内发展的诉求。这样,中国也就有了更大、更多的空间,一是通过自己的行为证明没有称霸的意图,二是通过参与和推动多边、地区合作,释缓作为唯一挑战者角色所带来的压力与对抗性。世界由一个大国权势主导或者称霸的时代回不去了,世界需要新秩序。中国倡导构建基于共处、共融、共建、共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符合这样的大势。但就像任何一个历史大势的转变一样,这需要时间,也需要把握。在历史的过渡期,新旧交替,矛盾多发,充满风险,最关键的是避免发生由大国争夺引发的大战,维护世界总体和平的局面。美国和中国都需要有时间进行自我调整,既要调整认识、理念,也要调整行为。正如最近有美国专家所说,美国人也要明白,“美国并不理所当然地领导世界”“美国必须接受其全球地位的根本性转变”。当然,对于美国来说,理性地接受权势衰落和转移也难,一些极端的行为也会发生,重要的是防止引发“群动”,或者说是集团性对抗。对于中国来说,需要考虑崛起的综合影响,增加自身战略与目标设定的透明度和相融性。比如,实现民族复兴是中国之梦,对这个目标需要表述得更为清楚,让他者可以理解和接受,以避免引起战略误解与误判。作为一个复兴的大国,中国期待立于世界舞台中央,但也要清楚,届时立于舞台中央的不仅仅只有中国,还会有他者,这是新时代权势转移的一个突出特征。